求索首页 | [校主页]

热辣评议

南工新闻网>热辣评议>正文
琥珀社会:人生而不平等 平民永世难翻身?
来源:南工新闻网 2011-11-15 20:11:11 浏览量:1853
分享到:

    近日,“寒门再难出贵子”的讨论红遍网络。其实何止寒门,即使是衣食无忧的工薪阶层,生活小康的都市一族,只要我们非富非贵,就很难出人头地。现实无情而又明晰:我们的社会已经分层,平民上升通道渐趋关闭。
  我们从小接受的教育,正被一次次颠覆:人生而不平等,有志者不一定事竟成,吃得苦中苦也成不了人上人。我们每个人都是一只小爬虫,被权贵的树脂裹缚,禁锢,终成一个个琥珀,成为这个时代的标本。
底层人群的恶性循环:穷—没机会受好的教育—找不到好工作—继续穷
穷孩子上名校越来越难 北大农村学生只占一成
  有一种说法:当今社会,衡量一个人主要看能力,学历相对来说不那么重要。对此,我要说,学历重要也不重要。如果你的家庭出身背景,能够为你铺平一条通往职场的道路,能够为你搭建一个平台供你施展能力,那学历对你就不重要;反之,如果你无权无势无背景,除了一颗还算好用的脑袋和一双任劳任怨的双手外无人可靠,那学历对于你就是不可或缺的敲门砖,身份牌。总而言之,出身越穷苦,学历就越重要。
  既然学历对穷学生如此重要,那他们拿到学历的难易程度如何呢?据《南方周末》报道,1978-1998年,北大学生中来自农村的比例约占30%;而从2000年至今,考上北大的农村子弟骤降到了10%左右。把视野放到更大的范围内,2002-2007年间,全国重点高校里,中产家庭、官员、公务员子女是城乡无业、失业人员子女的17倍。这个现象总结一下就是一句话:出身越底层,上的学校越差。

社会分层:龙生龙,凤生凤,老鼠儿子只能打洞
  农村贫寒子弟看不到出路,家境稍好的城市工薪阶层、非富非贵的职场新兵也面临类似的窘境。我们所处的是一个层级分明的社会,官宦、富豪掌握着大多数的社会资源,形成了他们独立的上层圈子。如果说前些年,还能通过读书、创业、参军等方式来改变命运,那么近些年,改变命运的管道已经渐趋狭窄乃至关闭。“拼爹”现象几乎在各行各业都逐渐从“潜规则”进化为“明规则”,一个人能取得多大成就,直接跟他有个什么样的老爸挂钩。权利渐趋世袭,造成了龙生龙、凤生凤的结局。即使老鼠的儿子有龙凤之才,也只能去干干打洞的差事了。
平民上升通道关闭,为温饱劳碌一生
“一辈子”小于“一套房”
  先来做一道简单的算术题:北京房价2万一平米(五环左右),一套100平米的房子总价200万。普通工薪族月入4000元(统计局说有这么多,不管咱信不信,先用用吧),年收入5万,买这样一套房子需要40年。这是一次性付全款的价格。大多数老百姓买房是要贷款的,如果算上利息,这套房全拿下来预计要300万,需要不吃不喝工作60年。而现在人从参加工作到退休,一般30-35年。也就是说,不吃不喝一辈子未必买的起一套房,如果儿子争气不比自己差,父子两辈人努力60年,有那么一丝住上北京五环房子的希望。一房捆住一生,注定这些工薪族与小康生活无缘。
  以上这段描述的是北京平民子弟一生的轨迹。其实能够跻身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,过上还算说得过去的上班族生活,在很多二三线城市的人看来,已经是不错的日子了。但这“不错的日子”很可能是勒紧裤腰带还两辈子贷款。而在富二代看来,这可能不过是泡妞时的一辆跑车而已。

琥珀社会雏形初现 你我都是后世的标本
  如果一个天平的两头,分别是博姑娘一笑的跑车和父子两辈的辛劳,那就根本没有谈论公平的基础。不客气地讲,上层人群站在高处俯视我们,就如同我们蹲在地上观察蚂蚁一样。这个上层的圈子就像一层浓密粘稠的树脂,阻挡着我们这些“蚂蚁”向上的通道。往上冲的结果,往往是被树脂粘住、包裹,成为一个个可作为后世标本的琥珀。
“一辈子”小于“一套房”
  先来做一道简单的算术题:北京房价2万一平米(五环左右),一套100平米的房子总价200万。普通工薪族月入4000元(统计局说有这么多,不管咱信不信,先用用吧),年收入5万,买这样一套房子需要40年。这是一次性付全款的价格。大多数老百姓买房是要贷款的,如果算上利息,这套房全拿下来预计要300万,需要不吃不喝工作60年。而现在人从参加工作到退休,一般30-35年。也就是说,不吃不喝一辈子未必买的起一套房,如果儿子争气不比自己差,父子两辈人努力60年,有那么一丝住上北京五环房子的希望。一房捆住一生,注定这些工薪族与小康生活无缘。
  以上这段描述的是北京平民子弟一生的轨迹。其实能够跻身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,过上还算说得过去的上班族生活,在很多二三线城市的人看来,已经是不错的日子了。但这“不错的日子”很可能是勒紧裤腰带还两辈子贷款。而在富二代看来,这可能不过是泡妞时的一辆跑车而已。

琥珀社会雏形初现 你我都是后世的标本
  如果一个天平的两头,分别是博姑娘一笑的跑车和父子两辈的辛劳,那就根本没有谈论公平的基础。不客气地讲,上层人群站在高处俯视我们,就如同我们蹲在地上观察蚂蚁一样。这个上层的圈子就像一层浓密粘稠的树脂,阻挡着我们这些“蚂蚁”向上的通道。往上冲的结果,往往是被树脂粘住、包裹,成为一个个可作为后世标本的琥珀。
未富先懒,比大锅饭更可怕的心态
  在中国很多二三线城市,放弃高考,无所事事,混迹在网吧、台球厅的年轻人越来越多。他们或许都经历过理想幻灭的痛苦过程:想奋斗时发现出路被一点点堵上,该有的保障也不会因努力而到来,各种看似公平的机会都已被内定填满。原来努力与不努力的结果几乎一样。既然变成富翁是个神话,辛苦没有结果,那就干脆看破红尘醉生梦死。于是有的人开始以混的姿态应付每一天。这种“未富先懒”的心态,实在比80年代的“大锅饭”还要可怕。吃大锅饭,大家只是偶有抱怨,更多是顺从;未富先懒,则蕴含着愤怒和不甘,并有毁掉一代人梦想和信仰的危险。

社会层级之间互不理解 你走你的阳关道,我却不甘只走我的独木桥
  一个完整的社会因为利益差异被分成若干阶层,每个阶层间生活背景、成长环境相差甚远,处于不同阶层的人不会关心其他人的生活状态和思想形成。大家就像不同世界的人,形同陌路,我永远不愿读懂你的伤悲,你也别想走进我的世界。
  这种互不理解,只会加深层级之间的隔膜、误解乃至仇恨。然后这种隔膜误解又会使双方更加互不理解,形成螺旋式地恶性循环。回顾历史,这种因为社会层级间的交恶而产生的社会矛盾屡见不鲜。琥珀社会里,阳关道和独木桥老死不相往来,但如果走独木桥的人太多了,太挤了,太不甘心了,他们总会去抢那条阳关道的。

南工印象
欢迎提供新闻线索:0377-62076861 0377-62076862
中国.河南.南阳理工学院.党委宣传部主管、主办.求索网.南阳理工学院新闻网-南工新闻网 TEL:0377-63102040 站长统计
Copyright @ 2002-2008 Nanyang Institute Of Technology. QIUSUO Net Studio. All Rights Reserved QIUSUO.NYIST.NET